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黄育川:技术民族主义时代,中美如何找到最大公约数

2020-02-05 点击:1177

原标题:黄玉川:在技术民族主义时代,中美如何才能找到最大的共同点

[文/黄玉川]

农产品采购和关税减让谈判在谈判的最后一分钟取得成功,中美达成了贸易协定的第一阶段。尚未解决的关键结构性问题包括美国特别关注的所谓“知识产权盗窃”。特朗普认为,这个问题每年带来6000亿美元的损失,中国对此予以否认。

《南华早报》黄玉川的文章《技术民族主义时代,中美如何找到最大公约数》发表于12月20日

许多美国安全机构认为,中国的侵略行为是削弱美国大国地位的计划的一部分。在他们看来,对中国的技术转让不仅应该考虑到商业方面,还应该把它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尽管签署了新协议,美国限制向中国销售高科技设备与中国创新和发展的雄心(如大力发展5G技术)之间的利益冲突仍未解决。随着认为技术转让是危险的观点不断扩大,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讨论也变得模糊不清。

中美之间技术竞争的原因是双方都认识到创新驱动的增长对长期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因为许多人可以使用相同的想法,知识的广泛传播是有益的。

尽管最近中美在技术转让方面存在差异,但两国在相似的发展阶段追求相似的增长目标,并且都将知识产权保护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政策工具。知识产权讨论的关键在于如何平衡知识的流动性和创新的热情。

美国已经站在创新的前沿。不难理解,它希望有一个强有力的体系来保护知识产权。如果保护薄弱,创意不需要付费,模仿和剽窃不受限制,那么就没有动机在新技术上进行昂贵的投资。这种技术发展的停滞可以通过保证创新者的垄断权和提供严格的保护来克服。

但是这种保护也可能走向极端。例如,在医药领域,专利阻止了新的竞争对手,大大增加了成本,从而招致批评和投诉。

在中国看来,技术并购促进了中国从低收入向中高收入的发展。中国已经认识到技术升级的重要性及其在重要产业中的有限能力,因此设计了一部相对宽松的知识产权法,以促进知识从国外流入。

中国经常因欺诈而受到指责,但中国成功的关键不是剽窃本身,而是它如何从国外学习思想。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即时通讯软件开发商腾讯已经充分证明,本地化外国产品是真正创新的跳板。事实上,美国已经开始在某些领域模仿中国同行。

《2019年世界知识产权指数》显示:中国将在2018年提交近一半的世界专利申请

中国和美国无法就知识产权的实施达成共识。主要原因是两国具有不同的创新能力,这与各自的发展阶段密不可分。发展中经济体依靠发达经济体的创新来发展。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和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等国际多边组织强调了向发展中国家进行跨界技术转让的重要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负责任的编辑:

http://m.56692b.com.cn

濛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dijibay.com 技术支持:濛阳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