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锦欣生殖“带病”IPO:应收账款暴增,医疗纠纷判败诉

2020-01-30 点击:1212

北京

金鑫生殖医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鑫生殖”)发行的

文/《号外(北京号外科技旗下)》小文,其在2017年的业绩激增。然而,爆炸背后是应收账款的急剧增加。此外,子公司深圳中山泌尿科医院(以下简称“中山泌尿科”)继续违反广告法、医疗纠纷等“缺陷”,给金鑫生殖网的上市增加了一些不确定性。

应收账款大幅增加

子公司违反广告法

对于此次在香港的首次公开募股,金鑫生殖表示,辅助生殖业务前景广阔。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可以说“2017年中国将有大约4770万对不孕夫妇,预计到2023年将增加到大约5620万对”,这是主要媒体长期以来一直报道的。

金鑫的生殖敢于继续说金玉良言,这可能是近年来表演的爆发所给予的信心。

2016-2017年前三季度和2018年前三季度,金鑫调整后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1.99亿元和2.03亿元,同比增长96.79%,接近翻番。

但与此同时,金鑫生殖科技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在2017年也大幅增加,这是值得怀疑的。

2016年至2017年,金鑫生殖健康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账款分别为291万元和6672万元,同比增长2199.9%。截至2018年12月21日,金鑫生殖健康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账款为6759.2万元。

可以看出,2017年是金鑫生殖表现爆发的一年。然而,当年应收账款的增长几乎是“疯狂的”,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令人怀疑,这很难让人放心。

虽然金鑫的生殖表现突出,但其子公司中山泌尿外科因违反广告法而受到处罚。

根据深圳芝罘市监督处罚委员会2017年[10761号文件,2017年9月11日,中山泌尿外科因非法广告被相关部门罚款。

辅助医疗纠纷

医患纠纷判败诉

中山泌尿外科不仅因违反广告法受到处罚,还因辅助生殖治疗发生纠纷。在检查之前,病人的身份没有得到严格检查,其专业性也受到质疑。

根据(2018)粤03钟敏第1817号,2018年3月20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医疗服务合同纠纷,判处中山泌尿外科退还原告姜瑜检查费4390元。

这个看似小的争论有一些有趣的地方。

根据上述判决文件,原告姜瑜生于1970年1月15日。原告姜瑜于2008年11月25日离婚,持有离婚证。原告将于2015年前往中山泌尿外科接受辅助生殖治疗。

当时,姜某代表臧某在“温馨提示”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提醒“会员回诊时必须带好自己的医疗卡和门诊病历”。此后,中山泌尿外科为蒋某进行了多次检查,并收取了相关费用。

然而,江持有离婚证书。作为一名单身女性,她不允许接受体外受精治疗,但她代表丈夫签了名并隐瞒了她的婚姻状况。然而,中山泌尿科并没有证实这一点,所以检查了江。虽然江没有进入辅助生殖治疗阶段,也没有证实他的婚姻状况,但这并不是过度的医疗,而是有隐忧。如果治疗阶段真的在进行中,就不可能知道中山泌尿科能否进行尽职调查验证。

此外,江还提交了中山泌尿科治疗费表、检查申请表等多份文件,总金额为4390元。这些文件都是手写的,并标有“请退费,谢谢”2015年7月4日,柯先生是中山泌尿外科的一名员工。

但中山泌尿科声称江进行了3916.4元的检查项目,但只有599元的检查项目没有进行,并提交了检查报告予以证明。

但是江提交的检查文件上有中山泌尿科工作人员的“退款”字样。和

日期归档
濛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dijibay.com 技术支持:濛阳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