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狮山之子】谭文峰:“玩泥巴”玩出了大“名堂”

2020-01-30 点击:1576

  【人物简介】:现任资源与环境学院土壤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9年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2008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和湖北省自然科学基金青年杰出人才计划,长期从事土壤胶体与界面化学方面的研究。近5年在Environmental Science Technology、Soil Science Society of America Journal、Geochimica et Cosmochimica Acta等杂志上发表SCI论文46篇,SCI他引300余次。

  谭老师访谈 008

  “山至高处人为峰,海到尽头天是岸。”日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传来好消息,我校资源与环境学院谭文峰教授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400万元的资助。

  “还是挺激动的,这既是对我成绩的一个认可,也是对过去付出的一个总结,更是对将来工作的一种鞭策。”谭文峰淡淡地说,这个结果来得并不突然,早在去年他就申报过一次,却与之擦肩而过,“当时肯定是我各方面积累还不够。”

  “玩泥巴”玩到了大学

  1990年9月开学的一天,身材清瘦、面容青涩的谭文峰第一次踏进华中农业大学的校门,他眼睛里充满了好奇与新鲜:参天的大树、浓密的树荫、笔直的道路、古朴的教学楼……

  谭文峰没有想到,从入学的那天起,他的青春、他最热爱的科研工作从此与这片葱绿美丽的校园结下了不解之缘。24年来,他将自己事业的根深深地扎进了狮子山这片土壤。

  

  2005年,采样

  谭文峰出生在恩施州巴东县的一个土家族家庭。当地民风淳朴,读书风气浓厚,谭文峰家族里一些长辈还拥有“高学历”。在环境的影响和长辈的关怀下,他勤奋好学,无论初中还是高中,均就读于当地最好的学校。

  巴东依山傍水,古人曾发出过“山川巴东县风景险胜中荆南”之叹。在这个抬头是山低头也是山的地方,从小吃着玉米饭、喝着长江水、玩着泥巴长大的谭文峰,在填报大学志愿时,毫不犹豫地选报了华中农业大学,原因很简单学农业更适合回家乡发展。而选择土壤与植物营养这一专业,则纯粹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当时也不知道报什么专业,由于小时候没有玩具玩,只能玩泥巴,所以就选择了与泥巴有关的专业。”谭文峰笑着说。

  谭文峰没有想到,从小“玩泥巴”,竟然玩到了大学,不仅成了他的大学专业,也成了他一生的职业。

  让“泥巴”健康

  如果说儿时玩泥巴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如果说大学“玩泥巴”是一种年少“无知”的选择,那么研究生还“玩泥巴”,就不能不说是一种痴迷了。

  1994年,谭文峰考上本校研究生,师从刘凡和李学垣老师,专攻土壤胶体与界面化学的研究。通俗地说,既给贫瘠的土壤“增肥”,也给受污染的土壤“减肥”,换言之就是维持土壤的营养均衡和保持土壤的洁净,就像是土壤医生,保证土壤的“健康”。

  谭文峰称自己踏上“玩泥巴”的科研之路,要归功于他的两位恩师。

  在谭文峰看来,刘凡老师严谨的行事风格、谦虚的做人态度,深深影响到了年轻的他。1997年,谭文峰选择了“土壤氧化铁的分离研究”作为硕士毕业课题。在每次实验前,刘凡老师就与他进行深入的讨论,“按照刘凡老师的要求去做,基本不会有错。”谭文峰这样说道。

  谭老师访谈 003

  谭文峰办公室前面摆放的实验土壤

  在谭文峰记忆中,李学垣老师思维非常活跃,在讲课时,常常能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这对谭文峰的科研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启发。同时,李学垣老师注重开阔学生的眼界,常常带谭文峰参加全国的学术会议。当时的谭文峰虽然博士还未毕业,但是通过参加各种学术会议的宝贵机会,认识了许多国内专业领域的专家学者,了解到国内外最新的科研成果。如今,谭文峰继承了老师的育才方法,也时常带着自己的研究生,去参加领域前沿的学术会议。

  此外,李学垣老师审阅学生论文时,常常一字一句地为学生修改。在李老师的帮助下,谭文峰的博士毕业论文获得了湖北省优秀论文奖。如今李学垣老师虽已八十多岁,还经常为谭文峰及课题组其他老师审阅论文。

  研究生的六年时光很快就过去,但两位老师的教诲长久地留在谭文峰的记忆中。“小时候我很崇拜科学家,没想到现在自己也走上了科研之路!”谭文峰感叹道。

  “玩泥巴”玩出“成绩”

  2000年,在世纪之交之际,谭文峰的身份也发生了转变,从一名学生成为了一名教师。唯一不变的是,他仍潜心于“玩泥巴”。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他在土壤科学研究道路上越走越远。

  2006年,谭文峰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去荷兰瓦格宁根大学深造。除了科研条件较为优越以外,谭文峰还感受到与国内不同的科研气氛。

  在瓦格宁根大学,谭文峰遇到了专攻腐殖质化学的Luuk Koopal和专攻蛋白质化学的Willem Norde两位导师。谭文峰以为,能跟这两位行业内的“领军人物”学习,是莫大的幸运。然而,幸运中也有“不幸”。

  

  2013年,在荷兰参加国际学术会议

  谭文峰回忆,初到瓦格宁根大学,Luuk Koopal和Willem Norde对他并不“友善”,总是持一副怀疑的态度。刚开始只给安排非常简单的实验,每次检查实验进展,他们对他做出的数据总是不信任,每次都要求他作出合理的解释,直到满意为止。当时他心里憋了一口气,要求自己一定要比实验室的欧洲人做得更好,让人信服。

  随着实验越做越好,各种数据真实可信,Luuk Koopal和Willem Norde也开始放手让他自己去做。在他们的指引下,谭文峰不断探索,在土壤腐殖酸与生物大分子相互作用领域取得较好进展,并开始涉足土壤化学机理量化模型的研究。与此同时,谭文峰还接连完成了五篇高质量论文,论文均在《环境科学技术》《地球化学与天体化学学报》等国际一流学术期刊发表,谭文峰也得到两位外国导师的赞赏。

  最让谭文峰引以为傲的,还是Luuk Koopal的态度大转变。谭文峰说,Luuk Koopal是个比较挑剔的荷兰人。自从从心底接纳他后,Luuk Koopal不仅邀请他去家里做客,还常常带他出去玩,与他结下了深厚的友谊。2009年至今,Luuk Koopal每年都要来华农呆68个星期,给学生上课、指导实验,并一起合作开展科研项目。

  国外一年多时间虽短,但是对谭文峰的科研方向探索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回国后,他依照新的思路,潜心研究,并开辟了土壤化学模型研究的新方向。相关研究在领域内得到很高的评价,部分论文还被国外权威综述在文中大量引述。第248届美国化学年会,也特别邀请谭文峰去作主题报告。

  和学生一起“玩泥巴”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工作的重心除了做科研,还有给学生上课。

  在谭文峰看来,科研与教学是相辅相成的。上课时,谭文峰经常用贴近生活的知识,引发学生学习的兴趣。在上《土壤学》这门课时,他会以“土壤学为什么可以破案”、“泥土为什么可作面膜和化妆品”这些生活中的问题,来调动起学生的好奇心,进而引伸出土壤的基本属性、土壤的空间分布、土壤的指纹技术,将枯燥的理论知识生动和形象化。

  此外,谭文峰还将土壤学与各种相关知识相挂钩,来扩大学生的知识面。他长期坚持带学生野外实习,与学生同吃、同住、同行,带领学生认识土壤、理解土壤、思考土壤并运用土壤。他参与讲授的《地质与地貌学》获国家精品课程,并获得过学校教学质量奖一等奖和青年教师讲课竞赛优胜奖。

  

  和学生一起采样

  目前,谭文峰指导着十多个研究生。在学习上,他对学生的要求非常严格,学生实验中每一个数据和结果,他都要仔细检查。他还要求学生阅读大量的、高水平的文献,读完后作读书报告和学习报告,并将心得分享给大家。

  从2007年开始,当时还是硕士的熊娟就一直在谭文峰的实验室中担任教师助理。在跟随谭文峰的几年里,熊娟表示收获颇多,“谭老师在科研中抓主方向,在细节问题上给学生提建议,这样的方法可以引导学生主动思考,可以起到很好的育人效果。”

  “玩泥巴”的苦与乐

  迄今,谭文峰在其研究领域内已发表论文100余篇,先后入选中科院“百人计划”、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湖北省杰出青年科学基金。

  当然,谭文峰的科研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他也经历过失败的懊丧,但是无论怎样,他依旧坚持不懈,享受着科研的乐趣。

  用谭文峰的话说,一路走来,最难的还是找不准自己的科研方向。

  2003年至2004年,是谭文峰最艰难也是最迷茫的两年。“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坐在办公室里想也想不出来,就像走入一个死胡同。”谭文峰形容当年的境况,每天都在忙,可是不知道在忙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跟着行业热点“赶潮流”,也取得了一点成就,但收效不大。

  

  实验田边

  为了寻找出口,谭文峰就寻找机会参加各种国内外会议,通过会议这个平台,结识同行专家与之交流,搜集会议资料,了解行业内的最新前沿动态,通过思想碰撞寻找差异,再自己慢慢琢磨、寻找出路。

  2004年,一次偶然机会,一位专家的问题把他问倒了,“你做的土壤与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在哪?土壤区别其他学科的地方在哪?”这两个问题,足足让谭文峰想了两年。

  2006年,也就是出国访学的那年,是谭文峰科研之路的分水岭,也是他的转折年。这一年,他渐渐找到了自己的科研方向,明确了自己的定位。回国后,他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2008年至2009年,是谭文峰的成果产出最丰硕的时期。

  在谭文峰看来,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找准自己的科研方向至关重要,“有的人做了一辈子科研,也没找到自己的方向在哪里。”

  一路走来,一次次失败的实验,一个个数据带来的惊喜,科研路上的苦与乐,悲与欢,对谭文峰既是挑战,也带来乐趣。

  “有挑战才会有乐趣。”谭文峰说,“当面对挑战而不惧怕,不断学习,不断思考,最终解决问题后,自然而然就会体会到一种乐趣。”

  记者手记:

  印象谭文峰

  棕色夹克,黑色裤子,简洁而大方;五官清爽,面容干净,俊朗而稳重。

  帅气,和善,简单而有内涵的知识分子,这是记者对谭文峰的第一印象。

  初次见面,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提及荣获“杰青”,他没有记者预料中的那份惊喜,而是轻描淡写地描述当时答辩的过程及结果,“高兴是自然的。”他如实相告。

  与之交谈,甚为“简单”。你问我答,一二三四,条理清晰,多一句也没有。

  与之交谈,甚为“困难”。“三句不离本行”,“土壤胶体”、“界面化学”等专业词汇一串串地蹦出,他从容不迫地说话,眉飞色舞。记者听着听着就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了。多次被打断,也不愠不火,毫不介意。

  低调,内敛,真诚而又谦虚的“典型”科研人,这是谭文峰留给记者的第二印象。

  与他忆儿时,走进巴东,做玉米土豆红薯饭吃,用泥巴做汽车堆房子玩,在抬头是山低头是山的大山里,深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与他话青年,踏入华农,无知也罢,痴迷也罢,在这知识的殿堂里,回味漫漫十年求学路;

  与他聊中年,出入国门,迷茫也好,顿悟也好,在有挑战才有乐趣的科研路上,品尝二十年的苦与乐。

  两次采访,三易其稿,历时半载,实属不易,但累并快乐着。

  (文|学通社记者 段兴汉 校新闻中心记者 川竹等)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

日期归档
濛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dijibay.com 技术支持:濛阳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