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评论:土地制度市场化改革究竟有多重要

2020-01-25 点击:1580

土地制度改革实施方案颁布,人民期待已久。体制改革是一种公共行动,不会有共识。然而,许多关心土地制度改革的人在最近的论坛上表达了非常不同的意见。在我们这样一个政治专业化程度不高的国家,太多的人愿意“玩弄”自己,试图影响国家政策。同样,在这样一个大国,似乎每个人都能找到雄辩的事实来支持自己对土地制度改革的看法。

我不禁要问,在意见混乱的时候,如何进行改革,会提出怎样的具体土地制度改革方案。有许多人不赞成土地制度改革。甚至一些朋友也希望简单地回到人民公社时代。在我的研究中,我也捕捉到了各种不支持改革的“证据”。

几年前,当我在一个主要农业生产区进行调查时,我知道大多数农民不同意中央既定的“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当被问及原因时,农民通常说可耕地是公共土地,当然必须根据人口的变化平均分配。大多数农民很难积极思考“公共土地”的合理性。但是,如果你和农民仔细讨论根据人口变化不断平均分配土地的缺点,农民会让你很清楚。不幸的是,没有多少人会耐心地和你讨论这个问题。

西部的某个地方曾经很受重视,因为统筹城乡发展的试点工作比较彻底。采取的措施之一是早些时候实施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建议,即农村土地承包权应长期保持不变,投入巨大的行政资源,划定每户四块土地,并向农民发放土地证。我很高兴去,但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位领导村干部首先谈到了该村是如何实施改革政策并将土地分成农民家庭的。这非常令人鼓舞,因为农民的土地产权因此得到了保障。这个小小的疑问使作者又问了几个问题,但结果出乎意料。干部们说他们最近重新调整了土地!这是如何工作的?这怎么能让农民相信改革呢?当被问及为什么是干部时,他说土地是公共的,应该由每个人分享。人口已经改变了,应该重新分配!如果你想问他,他并非不知道按地位分配土地的根深蒂固的弊端,但他不认为这是他可以管理的。

一些朋友认为当前土地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促进中国城市化的步伐。他们经常称赞“土地融资”的好处。然而,这种由高房价支撑的土地融资是解渴的一种方式。其不利后果包括:第一,产生了世界上除城市国家(或地区)以外的最高平均房价,从而形成了农村人口转移进入城市的最大门槛;第二,高房价具有重要的财富转移功能,因为年轻人必须向长辈伸手买房,而被各种力量瓜分的是公民的养老储蓄。第三,住房建设用地过高的地价导致农地流转价格高得多,农地地租往往占农业纯收入的一半以上,大大增加了现代大规模农业经营的成本。第四,为了提高土地财政的效率,地方政府学会了“管市(地)”,事实上,这是一部促进住宅建设用地“供不应求”的相机。结果,工业区经常变成大花园,而住宅区变成蚁巢。

中国城市住宅区使用的土地比例大约是欧美的两倍。因此,中国中产阶级及以上阶层的房子就是欧美穷人的房子。这种有中国特色的生活方式将极大地损害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但人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任志强先生总是说中国的房价不高,所以他把中国城市的建筑比作

还有人说,目前的土地制度为农民提供了“社会保障”,有利于社会稳定。这只是个玩笑。对于只耕种7-8亩土地的农民来说,如果不同时做其他非农工作,他们的有效工作日很少,收入也必然很低。高收入是不公平的。自然,低收入人群不会有像样的养老保障。当一个农民老了,他必须犁半英亩土地来实现“社会保障”。我相信这不是“中国梦”的故事。只要他们是实现充分就业的城市工人和职业农民,他们的养老金水平将远远高于半英亩土地的水平。将来,农村地区是中产阶级居住的地方,而穷人更有可能在城市生存。要实现这一目标,我们必须依靠城市化。未来,一英亩土地上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的平均净收入将成为标准,自然经济保障的概念可以被抛弃。

最近,一些学者开始批评发展家庭农场的官方目标,认为中国“人多土地少”,只能从事“小而精”的农业。这种错误的说法等于说中国的农业没有未来。在市场条件下,集约农业依赖廉价劳动力。如果廉价劳动力的条件永远存在,这意味着农民将永远是低收入者。我们在做什么?事实上,所谓人口多而人口少是相对的。荷兰的人口密度比中国高得多,这并没有阻止它发展家庭牧场。只要城市化达到一定水平,农村地区就会形成人口减少的格局,家庭农场肯定会发展起来。

另一位朋友说,保持现有的土地制度和小规模农业有利于保护中国文化。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更大的笑话。城市不能保持中国文化吗?农村承载的中国文化难道不能由新农民来体现,而不是让7.8亿人留在农村吗?这简直是绑架具有传统文化的农民!

日期归档
濛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dijibay.com 技术支持:濛阳农业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