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平叛、削藩、控权,快递王朝崛起之谜

2020-01-13 点击:1363

编者按:2019年年中,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义乌爆发了快递价格战,单价低至1元,价格前所未有。

在行业重组期间,主要公司趁铁还热,利用城市优势罢工。落后者不想出去流血战斗。在这场恶战中,二线和三线公司被打死,“通达部”也被削弱。

后来,通用上游平台阿里巴巴计划斥资100亿元购买申通31.35%的股份,试图解决这一争议。

价格战在“双十一”之前就停止了。价格战的恢复发现,通过直接经营或联盟的快递业务模式的定义已经变得粗糙。不仅顺丰,而且“通达部”也在发展。从企业早期的“独立的君主政体”到后期的“集权制”,目前的组织结构更加扁平化,集团的控制结构趋于精细化,目标是增强战斗力。

这是快递巨头不可避免的进化。“二合一”诉讼表明,电子商务的增长率已经见顶。快递作为电子商务的基础设施,已经进入了一个生死攸关的时代。

谁是国王,谁是青铜?这是《快车之王》的第一篇文章。

2019年《棱镜》,聂腾云夫妇以490亿元的净资产排名第54位。他们是大云快车的创始人。大云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上涨了28%。

聂腾云和他的妻子排名高于赖宋梅(330亿元人民币),赖创立了中国市场份额最大的快递公司中通。

此外,申通的陈德军兄弟姐妹和童渊的玉慧娇夫妇拥有超过200亿的财富。

以上是“三通一平”,都属于特许快递公司。就市场份额而言,大云在全国排名第二。2019年前三个季度,共发送了43.34亿张选票,相当于向每个中国人发送了三次快递。

但是诸侯王的叛乱不仅改变了大云,也是“通达”快递王朝崛起的支点。

大云王凡智伦

2005年,27岁的聂腾云怀疑地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里发现了邵林忠。邵林忠仍然是上海邮政局局长。

聂腾云想问他一些关于快递网络管理的问题。

这是聂腾云创建大云的第六年。中国快递业正处于一个包包免费的时代,包包里有“船长”分离主义政权。大云差点死于“诸侯王的叛乱”。

2003年7月,一些大云高管和特许经营者叛逃,转投当时刚刚成立的汇通快递(后来被白石集团收购)。

汇通快递,叛乱背后的主谋,已经与上述人士联手,迅速切断大云总部与其他地方的联系,使其业务陷入停顿,并迅速更换全国快递网络。

聂腾云的叔叔周百根必须做两个准备。一方面,他提前通知了警方汇通的武力夺权计划。与此同时,他在总部准备了300根钢管,每根80厘米长,以备不时之需。

一天晚上,汇通组织了一群人包围大云总部。任何车辆或人员不得进入。两组人都没有让步,现场随时都可能失控。由于警方的及时干预,冲突没有升级为流血冲突。

在周百根的领导下,大云的危机在直到2003年10月的两三个月后终于得到缓解。

震惊快递业的“旧金山王起义”给了所有快递业主一个教训。这使他们意识到,如果总部失去对特许经营者的控制,允许他们野蛮地成长,总部将只是名义上的存在,信使网络可能随时瘫痪。

”当时,大云的网络非常不稳定。一些特许经营者向他(聂腾云)提出挑战并威胁他,但总部对此无能为力。这是快递公司当时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邵林忠回忆了《胡润百富榜》。

在那家咖啡馆里,邵林忠给聂腾云开了一张“处方”,开了自己的转账中心这样,混乱最多是一团混乱,而不是一团混乱。“

转运中心,也称为分拣中心,是快递行业的核心基础设施。

当业务量达到一定程度时

过去,特许经营者“先上车,然后付车费”。快递送到后,他们付了账单。一些特许经营者没有付钱,欠了几千万美元。总部需要到处讨债。一些特许经营者在一段时间后逃跑了,因为他们没有赚钱。

换乘中心建成后,总部将加强对需要“上车前购票”的特许经营商的话语权。

淘宝促进团结

联盟系统是中国快递业发展的秘密武器。

这是一种类似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做法。每个参与网络就像一个责任域。只要承包商为总部支付了足够的费用,其余的就可以归他所有。它允许快递公司在很短的时间内以很低的成本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网络。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许经营者的规模越来越大,总部对网点的控制也不够。整个快递公司就像一个松散的联盟,有许多特许经营者,经常发生紧固件、变节和夺权事件。

金仁群,曾创立文达快递(Wen Da Express),认为特许快递公司的管理类似于国家治理中的中央与地方关系。特许经营者支付给总部的票面金额相当于国家税收,当地转移中心的收入相当于国家税收。

"快递公司必须有一个夹子来完成向下控制。什么是夹子?快递公司叫点、线、面,点是枢纽,线是干线,面是信息技术和品牌。在独立的船长制度时代,枢纽掌握在船长手中,总部和特许经营者之间的控制关系薄弱,难以执行总部的命令。”金仁群说道。现在他是中通快递的副总裁。

聂腾云建立了自己的运输中心,以加强对“点”的控制。

2009年是中国快递业的分水岭。随着新《棱镜》的到来,民营快递公司去掉了“黑人家庭”的标签,不再需要与邮政部门的执法人员“捉迷藏”来赢得与国家队中国邮政(China Post)竞争的机会。

今年,“双十一”诞生了,一扇新的商业之门向私营快递公司敞开了。

当时,申通董事长陈德军和时任淘宝总经理孙彤宇开发的推荐物流系统已经上线两年多了。童渊、申通、大云、EMS相继对接,业务量呈指数级增长。

快递公司和电子商务平台之间的爱恨交织开始了。

电子商务的糖果又甜又苦。一方面,它使快递公司的价格从现在开始下降,而且还在下降。另一方面,这也使得总部对特许经营者越来越不满意。

”电子商务项目的确增长迅速,但场地租赁、劳动力、车辆和设备的成本也在增加,而快递价格却在一路下跌。有些特许经营商跟不上市场,运输压力大,有些不愿增加投资,及时性和服务不能满足总部的要求,导致网络不稳定。一家“通达”公司负责网络运营的徐波(化名)告诉《邮政法》。

”附属公司必须优先考虑自己的利益,然后是总部。如果转移中心一直在他们手中,总部很难控制它。”许博说道。

对于通达部门来说,中转中心的直接运营是一个必要的问题。它澄清了“总部-特许经营者”之间的地位和权力-责任关系,是加强中央集权的唯一途径。2009年,童渊已经在广州、宁波等地设立了转移中心,下一步将瞄准北京。

当时,北京的日票数量达到4万张,约占整个童渊系统的十分之一。

”双方的第一轮谈判非常愉快,甚至签订了合同。北京中和(当时是一家特许经营商)将转换总部部分股权的价格。中和的老板将是总部的副总裁。出乎意料的是,对方转而反对我们,双方分手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棱镜》。

北京中和吹灭了那些被苏联派来的人

双方回到谈判桌前。结果是童渊支付了另外600万元作为三年的补偿,但是北京人不允许继续在快递行业工作。

在通达的公司里,“禁产”顺利进行的是中通和大云,这也为两家公司的对立扫清了道路。

2009年左右,中通开始直接运营转账中心,并给出了两个方案:一是总部以全额现金收购分行的所有股份,或者总部相应的股份换成分行不同比例的股份,分行负责人被聘为区域经理,并转变为职业经理。

当时,中通业务量最大的地区是北京、上海和广州。除上海外,其他两个地方由特许经营者控制,占网络总流量的29%。中通董事长赖宋梅决定转让20%的管理层股份,以购买华南、华北和华中的分公司。

经过几轮谈判,广东中通被定于2010年底收购总部14.5%的股份。截至2011年上半年,北京中通已并入总部并收购了12.5%的股份,其中一名股东陈家海套现3500万元并离开公司。

邵林忠参加了中通总部与北京的谈判。在他看来,快递的网络价值不在于个人或地区,而在于其完整性和统一性。

申通是中国最早成立的民营快递公司,但在转移中心的直接运营问题上却是最近才采取行动的,这个问题长期困扰着陈德军董事长。

2018年5月8日,陈德军在出席2017年在线业绩发布会时,受到投资者的严厉质疑:“今天大云的市值是申通的两倍。申通的领导层和管理层对此感到羞耻吗?”

陈德军当时的回答是:“由于基础设施投资相对不足,公司核心城市转移中心的直接运营率相对较低,公司的发展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

从2018年开始,申通在失去羊群后开始修补关系,并先后以比竞争对手高得多的成本收购了几家转运中心。

申通分别以2.89亿元和1.2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北京的三个转移中心和湖北的两个转移中心,然后继续收购广东、湖南、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和东北的转移中心,总支出超过15亿元。

根据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报告,申通共有68个转移中心,其中包括60个自营转移中心,自营率为88.24%,明显高于两年前,但仍低于竞争对手。例如,大云在2015年实现了转移中心的100%直接运营。

转运中心的直接运转率直接导致“通道”的规模分化。

在过去的5年里,申通在该行业的市场份额从第一下滑到第五。中国的《通则》一直稳坐榜首。大云已经从业内第五名变成了第二名,其市场价值已经超过了童渊和申通的总和。

2019年上半年,中通的业务量达到53.7亿件,市场份额为19.9%。大云的营业额为43.34亿张选票,市场份额为15.9%。童渊的业务量为38.03亿张选票,市场份额为13.7%,而申通的业务量为30亿张。

根据最新财务报告,申通快递第三季度实现收入156.6亿元,同比增长41%,但净利润为11.05亿元,同比下降31.35%。相比之下,大云的收入为242.5亿元,净利润为17.85亿元,同比增长26.6%。

“打土豪,分土地”

转移中心的收购最大限度地减少了地方长官造反的可能性,也扩大了总部对组织的控制。

打完“土豪”后,接下来就是“分田”。

例如,大云在2014年左右开始解散大型特许经营商,调整网络规模,建立一个拥有30-300名员工的网络。一方面,它控制了特许经营者的权力,另一方面,它吸引了更多的社会资本。

两年后,大云继续

为快递网点提供培训服务的双一咨询公司创始人龚福照认为,拆分大型网点是一种趋势。

”对于大型特许经营企业来说,招聘和管理困难的问题将会更加突出,场地难找,财务压力相对较高,管理水平难以跟上,容易造成损失。想象一下,如果一个网络突然关闭,导致成千上万张快车票无法送出,总部试图挽救它可能已经太迟了。相比之下,小型网络更容易生存。”龚福照告诉《棱镜》。

扁平化管理已经成为行业共识。

在2018年财务报告中,申通表示:“公司将进一步降低关联公司的签约水平。2018年,全网新增387家独立网点,重点是福州、大连、南宁和绍兴等重要网点的分拆。”

金仁群认为组织庞大后,效率肯定会下降。将公司分成更独立的企业实际上释放了组织的热情,“但是蛋糕没有切得尽可能细,它必须有界限。”

youtube.com

日期归档
濛阳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dijibay.com 技术支持:濛阳农业网 | 网站地图